當前欄目:首頁(yè) > 學(xué)習園地 > 文韜武略 > 正文
學(xué)習園地
  • 【中共國際友人3S之一】埃德加.斯諾簡(jiǎn)介
  • 時(shí)間:2024-01-17 17:22:58        編輯:陳心正        點(diǎn)擊量:1758次
  • 心正說(shuō)明:我經(jīng)??醇t軍長(cháng)征和八路軍抗戰的電視劇,里面多次出現埃德加斯諾先生。中國人民不會(huì )忘記在歷史上曾經(jīng)幫助過(guò)我們的朋友!

    一、人物簡(jiǎn)介:埃德加·斯諾(Edgar Snow,1905年7月19日—1972年2月15日),生于美國密蘇里州。美國記者。代表作紀實(shí)文學(xué)作品《紅星照耀中國》。1928年來(lái)華,曾任歐美幾家報社駐華記者、通訊員。1933年4月到1935年6月,斯諾同時(shí)兼任北平燕京大學(xué)新聞系講師。1936年6月斯諾訪(fǎng)問(wèn)陜甘寧邊區,寫(xiě)了大量通訊報道,成為第一個(gè)采訪(fǎng)紅區的西方記者??谷諔馉幈l(fā)后,又任《每日先驅報》和美國《星期六晚郵報》駐華戰地記者。1942年去中亞和蘇聯(lián)前線(xiàn)采訪(fǎng),離開(kāi)中國。新中國成立后,他曾三次來(lái)華訪(fǎng)問(wèn),并與毛澤東主席見(jiàn)面。1972年2月15日,斯諾因病在瑞士日內瓦逝世。后人遵照其遺愿,將其一部分骨灰葬在中國,地點(diǎn)在北京大學(xué)未名湖畔。

    2009年9月10日,被評為“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”之一。2022年11月16日,埃德加·斯諾逝世50周年座談會(huì )在北京舉行。

    二、個(gè)人經(jīng)歷

    埃德加·斯諾埃德加·斯諾1928年離開(kāi)密蘇里大學(xué)新聞學(xué)院來(lái)到中國,在上海任《密勒氏評論報》助理主編,以后又任《芝加哥論壇報》、倫敦《每日先驅報》駐東南亞記者。他踏遍中國大地進(jìn)行采訪(fǎng)報道,“9·18”事變后曾訪(fǎng)問(wèn)東北、上海戰線(xiàn),發(fā)表報告通訊集《遠東前線(xiàn)》。在上海,他見(jiàn)到了宋慶齡和魯迅,引發(fā)了他對記錄中國人民苦難與向往的中國新文藝的興趣,后來(lái)他對蕭乾講,“魯迅是教我懂得中國的一把鑰匙”。他慶幸自己能在上海結識魯迅先生和宋慶齡女士,他是在他們的指引下認識中國的。1932年圣誕節,斯諾與海倫·福斯特·斯諾(Peg snow,即Helen Foster Snow,1907—1997)在東京美國駐日本使館舉行婚禮,后游歷日本、東南亞、中國沿海一帶。1933年春天在北平安家,住址在東城盔甲廠(chǎng)胡同13號。1934年初,斯諾以美國《紐約日報》駐華記者身份應邀兼任燕京大學(xué)新聞系講師,為教書(shū)方便,他在海淀鎮軍機處4號院購買(mǎi)了一處住宅,位置在現在北京大學(xué)西南門(mén)一帶,坐西朝東,有一個(gè)黑色鐵柵欄門(mén),這原是一位燕大出身的銀行家的房子,中西合璧式,寬敞的院子里種有果樹(shù)、竹子,還有一座小型游泳池,位置就在現在北大西南門(mén)外的海淀路上。因為坐落在海淀臺地之上,可以遠眺頤和園和西山風(fēng)景。斯諾和夫人非常喜歡燕京大學(xué)的美麗風(fēng)光,說(shuō):“它的一部分占了圓明園的舊址,保持了原來(lái)的景色,包括花園一般的校園中心那個(gè)可愛(ài)的小湖(即未名湖)?!?

    斯諾熱愛(ài)中國,熱愛(ài)海淀。他努力學(xué)習中文,還請了一位滿(mǎn)族老先生指導,他認為“海淀的居民成分復雜,但他們都操著(zhù)優(yōu)美的北京話(huà), 因此,這里是外國人學(xué)講中國話(huà)最理想的地方”。來(lái)北平之前,他就接受魯迅先生的建議,編選中國現代短篇小說(shuō)集《活的中國》,想通過(guò)小說(shuō)來(lái)向西方揭示中國的現實(shí)。到燕大后,他又請在新聞系讀書(shū)的蕭乾和英文系學(xué)生楊繽(剛)一起進(jìn)行編譯。他在編者序言中認為中國的新文藝運動(dòng)既不是鉆象牙之塔,也不是茶余飯后的消遣,而是同人民的政治生活和社會(huì )生活、同人民為民主與自由的斗爭分不開(kāi)的。1936年此書(shū)出版??箲饒D書(shū)封面1937年7月7日,七七事變爆發(fā),斯諾在北平南苑目睹了中日戰爭的開(kāi)端。他在參加日軍召開(kāi)的一次記者招待會(huì )上,大聲質(zhì)問(wèn):“為什么要在中國領(lǐng)土上進(jìn)行軍事演習?為什么借口士兵失蹤動(dòng)用大兵?為什么侵略者不撤兵回營(yíng),反叫中國守軍撤出宛平?”斯諾這一連串的問(wèn)題,問(wèn)得日軍新聞發(fā)言人狼狽不堪,無(wú)法正面回答,只得倉促宣布記者招待會(huì )結束。9月末,斯諾在上海目睹了八一三事件。在報道中,斯諾稱(chēng)贊這場(chǎng)戰爭是“偉大的表演”,中國人所表現出來(lái)的勇敢和軍事技能,是許多人所沒(méi)有料想到的。接著(zhù),斯諾沿著(zhù)日軍在中國的侵略戰線(xiàn),橫越中國國土,去了漢口、重慶、西安,并再一次去延安,撰寫(xiě)了一系列的新聞報道。在漢口,他為中國工業(yè)所遭到的破壞而痛心:“最令人氣餒的是中國在各處所犯的同樣的錯誤,那就是沒(méi)有把工業(yè)企業(yè)和有技術(shù)的工人加以改組和撤退,而在放棄南京、漢口兩座戰略城市之前,又沒(méi)有作出巨大的努力使兩個(gè)城市不致變成敵人的戰爭基地。日本利用了掠得的資源和工廠(chǎng),把侵略更深一步向內地推進(jìn)?!彼@異地發(fā)現:盡管日本人取得了所有重大戰役的勝利,但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贏(yíng)得一項政治決定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能夠勝利地結束這場(chǎng)戰爭。任何甘心承認失敗的人,必然遭到人民的反對,人們不承認他的權威。汪精衛叛國投敵,成了南京傀儡政府的首腦,人民就唾棄他,他的影響也就消失了。如果蔣介石投降,也會(huì )發(fā)生同樣的情況。他稱(chēng)贊新四軍:最大資產(chǎn),也許就是他的革命傳統,那就是有組織方法,百折不撓的精神以及戰斗的戰術(shù)。他夸獎八路軍:已經(jīng)成為一種英勇的傳說(shuō),這傳說(shuō)在它萬(wàn)次戰斗的記錄中,象征著(zhù)每一個(gè)作戰的人都必須相信它具有的那些戰斗的品質(zhì):忍耐、敏捷、勇敢、指揮的天才、不屈不撓以及——也許最重要的——精神的不可戰勝。所有這些結論,都顯示了斯諾作為一個(gè)進(jìn)步新聞?dòng)浾呙翡J的洞察力。都被收入他在1941年出版的《為亞洲而戰》一書(shū)中。革命斯諾是一個(gè)正直的美國人,愛(ài)好和平,主持正義,他十分關(guān)切中國的命運,熱情支持和保護學(xué)生的愛(ài)國熱情。1935年6月,斯諾又被聘為英國《每日先驅報》特派記者,不久即搬回東城盔甲廠(chǎng)13號居住。當時(shí)正是一二·九運動(dòng)前夕,燕京大學(xué)是中共領(lǐng)導學(xué)生運動(dòng)的重要陣地,斯諾積極參加燕大新聞學(xué)會(huì )的活動(dòng),他們家也是許多愛(ài)國進(jìn)步學(xué)生常去的場(chǎng)所,燕京大學(xué)的王汝海(黃華)、陳翰伯,清華大學(xué)的姚克廣(姚依林),北京大學(xué)的俞啟威(黃敬)等等都是他家的???。地下黨員們在斯諾家里商量了“一二·九”運動(dòng)的具體步驟,并把(1935年)12月9日、16日兩次大游行的路線(xiàn)、集合地點(diǎn)都告知斯諾夫婦。游行前夕,斯諾夫婦把《平津10校學(xué)生自治會(huì )為抗日救國爭自由宣言》連夜譯成英文,分送駐北平外國記者,請他們往國外發(fā)電訊,并聯(lián)系駐平津的許多外國記者屆時(shí)前往采訪(fǎng)。斯諾夫婦則在游行當日和其他外國記者跟著(zhù)游行隊伍,認真報道了學(xué)生圍攻西直門(mén)、受阻宣武門(mén)的真實(shí)情況。他給紐約《太陽(yáng)報》發(fā)出了獨家通訊,在這家報紙上留下了有關(guān)“一二·九”運動(dòng)的大量文字資料和照片。斯諾還建議燕大學(xué)生自治會(huì )舉行過(guò)一次外國記者招待會(huì ),學(xué)生們再次向西方展示了一二·九運動(dòng)的偉大意義。北平淪陷后,斯諾在自己的住所里掩護過(guò)不少進(jìn)步學(xué)生,幫助他們撤離北平死城,參加抗日游擊隊或奔赴延安。西行漫記斯諾采訪(fǎng)毛澤東1936年6月,在宋慶齡的安排下,斯諾首次訪(fǎng)問(wèn)了陜甘寧邊區,拜訪(fǎng)了許多中共領(lǐng)導人。在延安,他曾將親眼見(jiàn)到的一二·九運動(dòng)實(shí)況講給毛澤東同志聽(tīng)。

    三、《紅軍勇士和斯諾在一起》

    10月末,斯諾回到北平之后即發(fā)表了大量通訊報道,還熱情向北大、清華、燕大的青年學(xué)生介紹陜北見(jiàn)聞。1937年3月5日和22日借燕大新聞學(xué)會(huì )、歷史學(xué)會(huì )開(kāi)會(huì )之機,在臨湖軒放映他拍攝的反映蘇區生活的影片、幻燈片,展示照片,讓國統區青年看到了毛澤東、周恩來(lái)、彭德懷等紅軍領(lǐng)袖的形象,看到了“紅旗下的中國”。1937年盧溝橋事變前夕,斯諾完成了《西行漫記》的寫(xiě)作。10月《紅星照耀中國》(《西行漫記》)在英國倫敦公開(kāi)出版,在中外進(jìn)步讀者中引起極大轟動(dòng)。1938年2月,中譯本又在上海出版,讓更多的人看到了中國共產(chǎn)黨和紅軍的真正形象。為了取得更詳盡的第一手人物資料,斯諾夫人海倫·斯諾于1937年4月沖破國民黨憲兵、特務(wù)的阻撓,經(jīng)西安、云陽(yáng)到延安訪(fǎng)問(wèn),采訪(fǎng)了大量的八路軍和中國共產(chǎn)黨高級領(lǐng)導人,寫(xiě)出了《紅區內幕》(《續西行漫記》)、《中共雜記》等書(shū)。1939年,斯諾再赴延安訪(fǎng)問(wèn)。斯諾1928年初到上海時(shí)曾給自己起了一個(gè)漢文名字:施樂(lè ),并一直使用。后來(lái),胡愈之先生等翻譯《西行漫記》一書(shū)時(shí),因不知他還有過(guò)這樣一個(gè)漢文名字,而譯作“斯諾”二字,并一直沿用下來(lái)。

    四、深入戰場(chǎng)敢于報道的埃德加斯諾先生

    幫助他人《西行漫記》七七事變后,日本侵略軍占領(lǐng)了北平。日軍大肆搜捕、迫害中國的抗日愛(ài)國人士和革命青年。當時(shí),斯諾參加了在北平的外國人(歐美)援華社會(huì )團體,積極掩護和幫助中國的愛(ài)國者,使他們免遭日軍捕殺,他的公寓成了抗日愛(ài)國分子的避難所,斯諾熱情地幫助這些避難者化裝成乞丐、苦力和小販逃出北平。斯諾家中還存放著(zhù)一些中國人寄存的財物,從私人汽車(chē)到游擊隊從日本人手里奪回的黃金、珠寶和玉器。有一次,西山的抗日游擊隊派了一位聯(lián)絡(luò )員來(lái)找斯諾,請他幫助變賣(mài)從日軍手中奪回的珠寶、黃金,以解決游擊隊急需購買(mǎi)槍支彈藥的經(jīng)費,并提出給斯諾高額的回扣。斯諾說(shuō):“我一分錢(qián)也不要。但是我建議,你們把在西山一個(gè)修道院扣留的幾名意大利修道士釋放了?!彼麑τ螕絷爢T說(shuō):“這樣做不好,會(huì )損害你們的抗日事業(yè),不能獲得國際上的同情?!薄拔沂菫橹袊?zhù)想?!彼怪Z說(shuō):“一次只能同一個(gè)敵人作戰,不宜樹(shù)敵太多?!苯邮芙ㄗh游擊隊接受了斯諾的建議,釋放了那幾個(gè)意大利修道士,斯諾也找到了肯幫忙的人幫助游擊隊把珠寶、黃金變賣(mài)了出去。在斯諾家花園的地下,愛(ài)國學(xué)生埋藏了許多被日軍查禁的進(jìn)步書(shū)刊。斯諾甚至還同意在他家中設置了一部秘密電臺,斯諾除了忙于新聞采訪(fǎng),報道中日戰況,每天還要為眾多的避難者的吃飯問(wèn)題奔忙。當時(shí),西方各國在中日戰爭中保持中立,日本占領(lǐng)軍對在北平的歐美等國的人士還沒(méi)有敢公然侵犯。斯諾說(shuō):“我的住所很快成了某種地下工作總部了,我肯定不再是一個(gè)‘中立者’了?!毖谧o脫險斯諾掩護鄧穎超從北平脫險,頗有些傳奇色彩。七七事變時(shí),鄧穎超正在北平治病,為了盡快離開(kāi)戰亂地區,鄧穎超在愛(ài)潑斯坦的幫助下找到了斯諾,請斯諾設法帶她出去。為了應付沿途日軍盤(pán)查,鄧穎超化裝成斯諾的“保姆”。和斯諾一起乘火車(chē)離開(kāi)北平。列車(chē)到達天津站,日軍在月臺檢查所有的中國旅客,凡是他們認為可疑的,都會(huì )被抓走?!拔沂敲绹?,美國記者。她是我的家庭保姆?!彼怪Z對日本檢察員說(shuō)。日本檢察員揮手放斯諾他們出站。到達天津之后,斯諾把鄧穎超托付給自己的一位好友、新西蘭記者詹姆斯·貝特蘭,請他把鄧穎超帶過(guò)封鎖線(xiàn)。令人驚奇的是,斯諾當時(shí)并不知道所幫助的人是鄧穎超。實(shí)際上,斯諾幫助中國人已經(jīng)是習以為常的事。

    五、交往蕭乾

    1928年,斯諾懷揣母校美國密蘇里大學(xué)新聞學(xué)院教務(wù)長(cháng)的介紹信來(lái)到中國上海,成為英文周刊《密勒氏評論報》主編鮑威爾的助手,后又任《芝加哥論壇報》和“統一報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”的駐東南亞記者,從此便與中國結下不解之緣。1933年至1935年,斯諾在燕京大學(xué)新聞系開(kāi)了“特寫(xiě)的寫(xiě)作”課,此時(shí)蕭乾剛從輔仁大學(xué)西語(yǔ)系轉到燕大新聞系,成為他班上的學(xué)生。結識青年蕭乾課余時(shí)間,蕭乾協(xié)助美國青年安瀾編輯《中國簡(jiǎn)報》,這是一份介紹現代中國文藝界動(dòng)態(tài)及社會(huì )大眾之趨向和背景的英文周刊。斯諾看到了蕭乾為《中國簡(jiǎn)報》所寫(xiě)的有關(guān)中國新文藝的介紹。此時(shí)的斯諾,通過(guò)與魯迅和宋慶齡等人的接觸,對中國新文藝運動(dòng)有了初步認識。想把中國“五四”以來(lái)的新文學(xué)介紹給西方讀者。在姚莘農(姚克)的協(xié)助下,他把魯迅自選的7篇小說(shuō)譯成英文,作為英文版《活的中國》的第一部分,又邀蕭乾等人將茅盾、丁玲、柔石、巴金、沈從文、林語(yǔ)堂、郁達夫、張天翼、郭沫若等人的作品譯后作為第二部分收入書(shū)中,其中還有斯諾點(diǎn)名要的蕭乾自己的作品《皈依》。譯文發(fā)表后,斯諾曾將滿(mǎn)滿(mǎn)一信封的鈔票塞給蕭乾,說(shuō)是他應得的稿費。蕭乾說(shuō),通過(guò)斯諾的加工潤色,他所學(xué)到的遠遠超出他付出的勞動(dòng),堅決不肯收。1935年7月蕭乾畢業(yè)時(shí),斯諾夫婦送給他一皮箱英文書(shū),可惜焚毀于日本帝國主義者發(fā)動(dòng)的侵華戰爭中。當年,斯諾的足跡遍及中國大江南北,通過(guò)大量通訊報道,反映中國民生凋敝的現狀,向世界報道中國人民反抗外來(lái)侵略的斗爭?!熬拧ひ话耸伦儭焙?,他赴東北采訪(fǎng)。1932年1月28日,日本侵略上海,他又在現場(chǎng)目睹了上海4萬(wàn)多工人舉行的反日大罷工,支援十九路軍對日作戰。在題為《遠東戰線(xiàn)》的報告通訊集中,斯諾揭露了日本“不宣而戰”的事實(shí)真相。1935年在“一二·九”運動(dòng)爆發(fā)當天,斯諾聯(lián)絡(luò )了好幾個(gè)國家的記者到示威現場(chǎng)采訪(fǎng)。他和夫人海倫走在游行隊伍最前面的橫幅標語(yǔ)之下。那時(shí)蕭乾在天津《大公報》工作,從當晚的新聞電訊稿中獲悉游行的壯舉以及學(xué)生被毆打受傷一事,次日趕回北平,陪斯諾夫婦走訪(fǎng)幾家醫院,慰問(wèn)被打傷的同學(xué)。當年6月,斯諾被聘為英國《每日先驅報》的特派記者,但仍在燕大兼課,積極從事燕大新聞學(xué)會(huì )的活動(dòng)。由于以斯諾夫婦為首的眾多中外記者的努力,“一二·九”運動(dòng)的消息很快傳播到全世界。采訪(fǎng)1936年6月,蕭乾采訪(fǎng)了在南京擔任軍事委員會(huì )副主席的馮玉祥將軍。豈料報道見(jiàn)報時(shí),新聞檢察官把蕭乾所寫(xiě)的訪(fǎng)問(wèn)記中關(guān)于譴責日本關(guān)東軍的侵略暴行和對“一二·九”學(xué)生運動(dòng)贊揚的內容統統砍掉了。蕭乾將此事告知正在上海的斯諾,斯諾立即讓蕭乾寫(xiě)封介紹信,他立刻去會(huì )見(jiàn)馮玉祥將軍。不久,上海一家英文報紙就刊登了東京政府向南京政府強烈抗議的消息,指責馮玉祥向美國記者斯諾發(fā)表了對日本不友好的言論。重逢1939年,蕭乾赴英國倫敦大學(xué)東方學(xué)院執教,兼《大公報》駐英記者,斯諾則在中國工作到1941年2月。蕭乾小說(shuō)《皈依》1944年8月15日巴黎解放。入秋,攜帶著(zhù)美軍隨軍記者證的蕭乾,在巴黎的斯克里勃旅館走廊里偶然遇見(jiàn)了斯諾。蕭乾正要隨美國第七軍向萊茵挺進(jìn),斯諾則是蘇聯(lián)準許在東線(xiàn)采訪(fǎng)的6位美國記者之一。那一次他是特意從羅馬尼亞趕到巴黎來(lái)觀(guān)光的。舊友重逢,他們在酒吧間海闊天空地聊了一個(gè)下午。斯諾告訴蕭乾,《皈依》備受美國讀者的重視,因為它反映了東西方文化的沖突。他深情地說(shuō):“中國是我的第二故鄉,魯迅是教我懂得中國的一把鑰匙?!碑斒捛瑔?wèn)起海倫的近況時(shí),斯諾沒(méi)有正面回答,蕭乾隱約感到這對夫婦的感情可能出了問(wèn)題。他有些替海倫抱屈。他說(shuō),海倫刻意讓斯諾在旅華的洋人中穿得最考究,為斯諾不知操了多少心,而斯諾只顧工作,完全不在乎吃穿。敬重1939年4月,蕭乾在家中接待中美合拍《斯諾》影片的攝制組,講述他與斯諾的交往。但此片終因資金短缺而擱淺。蕭乾在與斯諾的交往中,對他善于觀(guān)察,透過(guò)現象看本質(zhì)的洞察力欽佩不已。1936年,斯諾在《星期六郵報》上預言:“日本不久要招來(lái)一場(chǎng)行將震撼全世界的抵抗?!?944年4月9日,他又在該報上預言,殖民主義必將滅亡。從斯諾身上蕭乾學(xué)到了作為新聞?dòng)浾叩膬?yōu)秀品質(zhì):揭露邪惡,反對橫暴,扶持正義,捍衛真理;到民眾中,了解他們擁護什么,反對什么;向往什么,憎恨什么。與中友誼播報編輯訪(fǎng)問(wèn)1941年,斯諾回到美國后,仍然向美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宣傳中國的抗日戰爭。他說(shuō):“我依然贊成中國的事業(yè),從根本上說(shuō),真理、公正和正義屬于中國人民的事業(yè),我贊成任何有助于中國人民自己幫助自己的措施,因為只有采用這種方法,才能使他們自己解救自己?!?

   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斯諾對中國進(jìn)行了三次長(cháng)期訪(fǎng)問(wèn)。這在美國政府對新生的中國實(shí)行孤立政策和武裝支持臺灣蔣介石的年代里,對一名美國人來(lái)說(shuō),真是一件獨一無(wú)二的事。1960年,斯諾訪(fǎng)問(wèn)北京,他意識到中國領(lǐng)導人希望他的到來(lái),可能有助于建立起一座中美兩國的友誼橋梁,他表示:“前途是艱險的,但橋梁能夠架起,而且最后必將架起?!敝С?937年7月7日,抗日戰爭全面爆發(fā)。他和路易·艾黎等人在宋慶齡的支持下,發(fā)起了工業(yè)合作運動(dòng)。從內蒙到云南,開(kāi)辦了2300所小工廠(chǎng),為后方生產(chǎn)紡織品和日用品,為前方制造手榴彈,緩解了戰時(shí)物資的短缺和失業(yè)問(wèn)題。斯諾回美國后,3次到白宮去見(jiàn)富蘭克林·羅斯??偨y。每一次會(huì )晤,他都強調美國應力促?lài)顸h與共產(chǎn)黨的合作,共同抗擊侵略者,攜手建設新中國。解凍斯諾與毛澤東1971年,美國乒乓球隊出乎意外地被邀請訪(fǎng)問(wèn)北京,中美關(guān)系解凍,美國《生活》雜志抓住時(shí)機發(fā)表了斯諾的一篇文章。在這篇文章中斯諾透露了中國領(lǐng)導人毛澤東曾告訴他的話(huà):如果理查德·米爾豪斯·尼克松訪(fǎng)問(wèn)中國,無(wú)論是以旅游者的身份還是以總統的身份都會(huì )受到歡迎。這篇文章是斯諾的最后一篇“獨家內幕新聞”。就在尼克松開(kāi)始前往北京的同一個(gè)星期,斯諾因癌癥逝世。

    六、中國情結

    抗戰爆發(fā)后,海倫去上海和報道淞滬抗戰的斯諾會(huì )合,并與路易·艾黎中外進(jìn)步人士發(fā)起開(kāi)展中國工業(yè)合作運動(dòng),支持中國抗戰。1941年,斯諾接受《紐約先驅論壇報》的任務(wù),去東南亞和印度采訪(fǎng),離開(kāi)了中國。新中國成立后,斯諾先生在美國遭受麥卡錫主義的迫害,行動(dòng)不自由。1959年,舉家移居瑞士日內瓦,但他仍然關(guān)注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革命和建設。1960年6月,他終于來(lái)到北京,見(jiàn)到了毛澤東等領(lǐng)導人。他來(lái)到北京大學(xué)(1952年院系調整時(shí),北大搬到了未名湖畔原燕京大學(xué)的校址),會(huì )見(jiàn)了師生和當年友人,訪(fǎng)問(wèn)進(jìn)行了5個(gè)月。1963年出版的《大洋彼岸》一書(shū)中指出:“從前最重要的是國立北京大學(xué),在那里,培養了共產(chǎn)黨最重要的創(chuàng )造者,到如今,北大還是雄心勃勃的藝術(shù)和科學(xué)系學(xué)生以及畢業(yè)的研究人員向往的地方?!敝胤?964年,斯諾再次訪(fǎng)問(wèn)中國,重返燕園。1970年秋天,斯諾和夫人洛伊斯·惠勒·斯諾又一起來(lái)到中國,并于10月1日在天安門(mén)城樓上和毛澤東親切交談,毛澤東高度評價(jià)他:“我沒(méi)有變,你也沒(méi)有變”。隨后,斯諾發(fā)表了《我同毛澤東談了話(huà)》《周恩來(lái)的談話(huà)》等文章。在京期間,他和夫人又重返燕園。洛伊斯后來(lái)回憶說(shuō):“我們在一個(gè)略為發(fā)灰的淺紅色的亭子(指慈濟寺山門(mén))邊停了下來(lái),眼光穿過(guò)它的拱頂,凝視陽(yáng)光下碧波蕩漾的一片湖面。在我們身后,拾幾步石階向上的那塊稍為高起的地方,有一片蔓草叢生的空地,四周松樹(shù)圍繞,遮住了我們的視線(xiàn)……”逝世斯諾墓(1張)1972年2月15日,斯諾在瑞士日內瓦因患癌癥病逝。病重期間,斯諾留下遺囑:“我愛(ài)中國,我愿在死后把我的一部分留在那里,就像我活著(zhù)時(shí)那樣……”遵照斯諾的遺囑,經(jīng)中國政府同意,1973年10月19日,斯諾一部分骨灰的安葬儀式在北京大學(xué)未名湖畔舉行。墓基座為長(cháng)方形未經(jīng)雕磨的青色巖石,上邊橫臥漢白玉墓碑一方,臨時(shí)用黑色膠紙貼著(zhù)楷書(shū):“中國人民的美國朋友埃德加·斯諾之墓”。碑前放著(zhù)毛澤東送的花圈,緞帶上寫(xiě)著(zhù):“獻給埃德加·斯諾先生”,宋慶齡、朱德、周恩來(lái)也送了花圈,黨和國家領(lǐng)導人周恩來(lái)、李富春、郭沫若、鄧穎超、廖承志、康克清以及北大師生代表參加了安葬儀式。洛伊斯攜女兒茜安·斯諾出席儀式,她感謝中國政府和人民,說(shuō):“我丈夫在他遺言中表達了他對中國的熱愛(ài),并表示了他生前一部分身心常在中國,希望死后也將他的一部分遺體安放在新中國的古老的土地下,安放在中國的新人中間,在這里,對人類(lèi)的尊重達到了新的高度,在這里,世界的希望發(fā)射著(zhù)新的光芒?!卑苍崴怪Z的另外一部分骨灰安葬在美國赫德森河畔一位朋友家的花園中。1977年12月13日,葉劍英同志為斯諾墓親筆題寫(xiě)了碑名:“中國人民的美國朋友埃德加·斯諾之墓”,后被鎏金鐫刻在墓碑之上。1982年2月,北京大學(xué)在辦公樓舉行了斯諾逝世10周年紀念會(huì ),廖承志、黃華等同志會(huì )見(jiàn)了斯諾夫人洛伊斯·惠勒·斯諾,并一同到湖畔掃墓。

    七、家庭情況

    第一任妻子:海倫·福斯特·斯諾(筆名:尼姆·威爾斯),1932年結婚,1949年5月離婚,未育有子女。

    第二任妻子:洛伊斯·惠勒·斯諾,育有一對兒女克里斯托弗和茜安·斯諾。

    八、人物紀念

    紀念郵票《中國人民之友》紀念郵票 1985年為了緬懷中國人民三位親密的朋友——艾格尼絲·史沫特萊、安娜·路易斯·斯特朗、埃德加·斯諾(即3S,因三人英文名字第一個(gè)字母均為S,故名),我國原郵電部于1985年6月25日發(fā)行一套《中國人民之友》紀念郵票3枚,其中第三枚80分的郵票就是埃德加·斯諾。這枚郵票圖案上的埃德加·斯諾的形象,那凝視而深思的目光,緊閉的雙唇,既表現出他具有果斷、干練而富于洞察力的性格特點(diǎn),也揭示出了一個(gè)新聞?dòng)浾邽檎胬慝I身的精神,值得中國人民的尊敬。

    2009年9月14日,他被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之一。

    《紅星照耀中國》的作者埃德加·斯諾于1905年7月11日出生在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市,是家中三個(gè)孩子中最小的一個(gè)。他父親開(kāi)了一家小印刷廠(chǎng),家里過(guò)著(zhù)小康生活。父親要他也從印刷業(yè)開(kāi)始自己的生涯。但他卻走上了一條與父親截然不同的道路,成為世界著(zhù)名的記者。

  • 上一篇:【中共國際友人3S之一】安娜·路易斯·斯特朗簡(jiǎn)介
  • 下一篇:【中共國際友人3S之一】艾格尼絲·史沫特萊簡(jiǎn)介

  • 分享到:
  • 我來(lái)說(shuō)兩句
    登錄后可評論



  • 網(wǎng)易
  • 百度
  • 大眾網(wǎng)